神彩争霸8安卓下载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学校新闻 > 校园新闻 > 正文
阅 读

文昌古阁的守护人

来源:信息中心   时间:2021-01-01 23:01:12
\
 
文昌阁的守护人
 
甘怀亮
 
 
江城砥柱势摩天,
奎首课生八十年;
泮水龙津推巨浪,
春风化雨沥心田。
 
\
印江中学全貌   王国超 摄
   
       印江民族中学偎依着文昌古阁、依仁书院、人杰地灵、文风鼎盛,确实是个好地方。

       我是1955年毕业于贵阳师范学院,之后分配来印江从教的。初来此地,细细打量,感觉学校确实不如我四十年代就读的平都中学和涪陵师范。没有名山宝殿,鹿鸣古寺,三畏钩沉,朱熹点易……但静下来一想我应该知足。因为我是一四九年中师毕业,1950年被优先安排在涪陵城区一小教书,1952年入团又提升为二小校长,1953年以在职读书的优惠条件升入贵阳师范学院学习美术的。命运对我已属眷顾,应当别无他求!一直到现在,我仍旧固执地认为,应该知足常乐安居为好。
\

       犹记得,那时初来印中的校长是安徽来的大学生,西进干部,共产党员,对我十分爱护和信任。他看到我上美术课课时不够,又曾经当过小学校长,就问我要不要到总务处兼任会计。我一想,多一份工作,可以多锻炼一下自己,于是便一口答应了下来,从此一边安心上课,一边搞好后勤。1956年,我被任命为学校工会主席,这也就理所当然地与县财政局、县教育局、县总工会的工作人员时常往来了。当时县里缺少美术干部,也时常被邀到文化馆工作,认识的熟人多了,也小有名气,贵州日报美术干部看了我的作品后,还邀我参加省美术协会。可好景不长,1957年反右斗争开始,起初我是积极参与的,谁料中途又指派了一位新校长,这位新校长将旧校长打成右派。和我一道分来的新老师谢志清、王坤维与我也一道被进行重点批判,我确实大吃一惊,我只好静默以待,只为保全饭碗而工作了。接下来大跃进、文化大革命开始了,岁月蹉跎,一过就是二十年,我没有做出特殊贡献,只做了一些与美术音乐有关的事情,当了一个听话的人。
\

       改革开放后,从八十年代起,我成了地区美术教育研究会的常务理事,成了地区“三套马车”的积极参与者。印江美术教育活动仅次于铜仁市,铜仁地区美术教育活动仅次于贵阳市,印江中学的美术教学显露头角。我不仅在省地教育刊物上发表了有关文章,同时也送出一些升入美术院校的学生。与此同时,我也从事音乐教学,开展歌舞、戏剧演出活动,深受业内人士的好评。我还积极参与县级主办的美术、音乐活动,成了美术活动主将,担任演出活动的前台指挥或后台策划。印中当年的老师多来自五湖四海,是大浪淘沙的真金白银,各有闪亮的光彩,是洪流竞渡的篙手,都有真才实学、远见卓识,当年的老师,在球场上是健将,是冠军,当之无愧,在舞台上亮风采唱主角,锣鼓相掣,课堂上钩深索隐勇攀清华、北大,交友中清茶淡酒吐露真心。
   
       我处在这样一个金盆滴水的小河边,书院文昌的火炉中,炼斧磨针,增添了一些智慧,锻炼成一个可用之人。我成了印江政协首届常委,被印中评为首轮高级职称,这都证明了我这一生选择教育无怨无悔,更坚定了我要在教育的大道上一往向前。
    
       可恼的是,1990年到了,我该退休了。上课我还是雄心勃勃,占用印中教室开展美术教育培训,显露出些奇才升入艺术院校。最近十年,我又以一个书法爱好者的身份参加县里举办的培训,积极组织印中的书法活动,收到一定的效益。通过我亲自传授,旁观指点的艺术才子,有的初露头角,有的大展宏图,也有大器已成的学子远道而来回访。特别是身为中央梁柱的当初门生也来相问,令我对当初以从教为安度平生之路感悟尤深。 
   
       如今,我已是一个年逾九旬的人了,县政协依然特邀议事,做一个未曾忘记的老友。几任校长都敬我为印中元老,他们都是虔诚问道、求真务实的人。2012年,学校要从三类示范性高中升为二类,我一边继续参与书法小组的各项活动,一边帮助撤换各楼层的书法、美术作品,参与学校规划了校园文化景观,还四处搜集印江民族民间文化的文字、图片资料,协助学校建设了民族文化陈列馆。看着学校步入发展的快车道,我感觉浑身上下有使不完的劲,仿佛生命的春天再次降临。
        
       今天,我想就用为祝贺印中八十年寿诞《沁园春》的一首词来献给今天的学校、老师:

       岁次庚子,寿晋八旬礼赞杏坛。
       看文昌古阁,风姿伟岸。
       依仁故院,雅韵承传。
       泮水荷香,三桥鹊闹。
       学子佳宾结伴还。
       齐欢庆,聚龙津贺寿,话归言欢
       黉门再续新篇,
       同奋起,扶摇上九天。
       趁家拜鼎盛,和谐发展,
       优先教育,启智攻坚。
       激励新人,磨枪亮剑,
       跨海航天破险关。
       常相望,我江城砥柱,古阁流丹。

   
       印江中学日新月异,风鹏正举。我进入鲐背之年,老态龙钟了。但我还不服气,我想再用十六个字来安度晚年吧:手脑可用,身健目明。以书入画,化古开今。  
 
       我守护印江文昌阁也是安度余年了,我真愿学习文昌阁下的一对石狮,做一个长期守护古阁的人,常与在职之师同伍吧!